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9th Apr 2013 | 一般 | (4 Reads)
你是湖?是河?是池塘?都不是。 這只是上游一個泉眼汨汨流來的一灣寧靜之水。 沒有船隻沒有漁人沒有一絲喧囂,只有遠處自由自在飛來棲息的兩隻小黑鷗,時而靠近時而拉開距離,若即若離的親暱。 水面上微風拂過留下的波紋之外就是野生的小魚上躥下跳製造出無數個大大小小圓圓的漣漪。 要不,一定可以做鏡子。 不,不做鏡子。應該有微風、有黑鷗、有野鴨、有小魚,有她們在碧綠的水面上造出美美的波紋和漣漪。否則,如此純情嫻靜的一灣水可能有點寂寞。 自然之泉孕育了這灣水,水不會無情無義,在默默的滋潤周圍農人的田地,養育水邊的蘆葦、柳樹。 有姑且自由的人來到靜謐的水邊,對著水面大口的呼吸,羨慕的看著小黑鷗在水面時而潛入時而浮出。 小黑鷗之所以如此自在,因為小黑鷗只做自己不想成大雁或是白天鵝什麼的,是不是? 水邊的細葉柳已長到夠梁棟的粗,已不怎麼婀娜的身姿歪歪斜斜伸向偌大的空間,細細的新枝上柳葉已被春風剪出,不時隨風飄逸,而曾經飄逸過的枝條有的變得粗壯,有的卻已乾枯。 新枝老枝倒映在微風撫過的碧水裡,彷彿都改變了自己, 說不準是美化還是扭曲。只好隨人的心境會產生出哲理。 已經有人說,水是善良的,肯定是美化,至於他人怎麼說水是不在乎的。 我說,非水焉知水所思? 其實,水也無過柳也沒錯。水養柳,柳伴水,相依相伴,其樂融融,相互致謝呢,是是非非由人說去。 時光之水不斷,萬物之生靈無限,而能享受時光者的歲月有限。 這灣水對面岸邊的美景我望而不及,如同生活中的一些美妙的遐想總是難以如願,留下遺憾…… 這灣水上游的泉如果叫“時光”,那聚積於此的水應該叫“歲月”。 上游流出的泉水還能流回泉裡?不會。如同過去的歲月煙雲般散盡永遠找不回來。 所以,我們只有在已逝的歲月裡回味多彩,尋找美麗;在眼前的這灣水裡看出美景,釀出詩意。把命運看做這灣水,有人以為你可以滋潤土地就高興的泵流出去;有人看出景致就默默的美麗。沒人賞識就淡定於自然的懷抱裡蓄積,讓柳樹茂盛,讓鳥兒棲息。該滲漏就滲漏,該蒸發就蒸發,該消失時自然的消失,因為在江河湖泊遍佈的大地上你甚微甚微,中國地圖裡哪怕是針尖大的黑點也輪不到你。 春天裡,這灣水滿滿的,碧綠碧綠;夏天裡漸漸少去;秋天裡可能失去美麗;冬天裡也許乾涸見底。 我們的時光如同這灣水的春夏秋冬,有心者、關愛者都在相互提示:珍惜,珍惜! 如何珍惜?真是道不清,說不出。

| 3rd Apr 2013 | 一般 | (4 Reads)
對女人不敬的說法人人都聽說過,稱女人為禍水,稱女人為蛇妖,稱女人無見識。我添為其中一員,頗為心涼,甚至於父親還有過一種淡淡的無耐,大抵是我的性格像個男人,為何不背上二兩土變變性。父親的話是好笑的,為什麼一個女人總是依附在男人的身上來衡定做人的尺丈呢? 自古迄今,心智高遠的女人為數不多。從女權社會到男權的統治,達官顯貴也好,文騷墨客也罷,布衣百姓也算。處在各個階層的女人,為著得到一星半點的衰榮,積極諂媚獻好。得寵的,膽子大了起來,大到禍國殃民,小到雞犬不寧;不得寵的女人,小心翼翼,保全存活,怕得是被一桿子打入水底,永世不能翻身。處在世事上的女人,可謂學會了向權勢低頭,向金錢討好,向強勢的男人要一丁點兒的陣容,還為著自己社會地位的低下說是不是要過一個全世界婦女的節日。 節日當然要過,世界需要麵包、玫瑰和和平,女人活在世上不能餓著肚子哺育孩子,沒有玫瑰的芬芳如何嗅得愛情的醉人,和平這一人類永恆的主題豈能本末倒置。節日不單單是燃起蠟燭雙手合十許願祈禱,是一個漫長的追索真理和完善女性自身強勁的過程。從昭君出塞到武王治理天下,不能獨善其身卻在達濟天下;從花木蘭替父出征到秋瑾東渡日本,放棄女兒的嬌貴之身,戎馬於水深火熱;從李清照《思項羽》的婉約氣息到賽金花的獨自零落香暗飄,不以女身之弱而示弱,卻以“爭渡”去驚起一灘鷗鷺。女人的心智,為何那樣遼遠,她們演繹著大智無聲,大道無形的境界。 在社會日漸趨於文明的演進過程中,女性最煩惱的還是在尋求男女平等過程中的落差和偏執。在有些人看來,女人能撐半邊天已經不是什麼新鮮事,在政壇也不乏女性身影。可是我們不難看到重男輕女的現象仍未完全改觀。從就業問題上看,女性的擇業率遠不及男性,不單單是繁苦的勞作崗位為了保護女性而避之,一些用人單位更是考慮到女性的生育哺育等問題,他們擔憂利益受損而不願意聘用女性。一項全球性的調查指出,仍有四分之一的人相信,女性的工作場所是在家中。調查指出,印度、土耳其、日本、中國、俄羅斯、匈牙利和韓國的人,最可能同意女性不應該工作。令人意外的是,最可能認為女性不應該工作的,反而是18到34歲的年輕人,而非較年長和傳統的世代。 可以看出,女性生存和存活質量在當下又會遭遇新一輪的挫折。女人如何坐在船上不致落水?找一處溫暖的住所偷安,不及覓一座心靈的家園,尋一時短暫的暖涼,還因恆定找一長治久安的良方。到底,女人還是要珍愛自己,求學上進,欲與雄性試比高,需雌性,看雲卷雲舒變幻莫測,心智如風箏,自己的繩兒自己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