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30th Jun 2012 | 一般 | (4 Reads)
浩瀚的形象一如海,起伏的波浪一如海,海與藍天有著同樣的膚色,而你,騰格裡,是領受了陽光太多無私的饋贈,你便秉承了炙熱的性格,赤裸裸面朝青天,以遼遠壯闊的身姿,激盪起洶湧澎湃的黃色海洋,一任駝蹄丈量,一任風雨寒暑在你柔軟如綿的肌膚上印上歲月的皺褶。 古長城的斷牆殘垣蜿蜒逶迤,烽火台在獵獵朔風中傲然聳立;金戈鐵馬,烽火狼煙,已成為亙古的陳跡;荒塚枯骨,塵世滄桑,不變的是一種昭示,來自歷史深處。 是狂風飛沙怒吼不息的那一份顫慄麼? 還是海市蜃樓美麗神奇的夢幻? 天空依然湛藍。那綠的黃的野蒿與荒草,寂寞地傾聽千里之外自遠而近的悠悠駝鈴聲,它們已習慣於寂寞,然而總有許多不寂寞的鳥,箭一般掠過大漠戈壁空曠的視野,幾聲清脆的啼鳴,喚醒天涯孤旅舊時的夢—— 騰格裡,你這樣沉默了千年萬年,可曾看到秦時的明月映照徵人的衣甲,那冷冷寒光耀射出幾多蒼涼悲壯;可曾聽到唐時的羌笛幽咽,望不盡遙遙楊柳春風,吹不幹點點離人淚? 千年的夢酣然難醒,荒涼的騰格裡一覽無餘。 有風吹過,微涼卻不帶寒意,鳥兒們在追逐嬉戲。不遠處飄起一縷懶懶的炊煙,那是旅人們在做短暫的休憩。一峰峰健壯的駱駝,帶著征戰後抖不落的疲憊,帶著滿身的僕僕風塵,愜意地蜷臥在金色沙丘之上,悠閒地咀嚼軟嫩的青草,也咀嚼著昨日艱辛的跋涉和奮力的拚搏——自然之神賦予騰格裡那份狂暴強悍的性格,正是對它們力量與韌性的驗證——狂烈的暴風飛沙,瞬間遮蔽了整個蒼茫大地,騰格裡在翻騰,在怒吼,彷彿天地之間,沙石的洪流匯聚成重重疊疊無休無止的黑色巨浪,淹沒了騰格裡碩大的身軀…… 蔚藍如洗的天空陽光燦爛。騰格裡博大寬廣的胸懷中,也那般坦蕩赤誠地容納著許多弱小然而頑強的生命。那叢叢點點的綠意,無聲地點綴著粗獷大漠柔美細膩的風景。 夜涼如水,萬籟俱寂。廣袤的沙野又如一位睿智的哲人,在蒼茫時空中,於越來越擁擠喧囂的世界之外,安詳地展示一方淨土。 走進騰格裡,我在尋找一份心靈的寧靜與安恬;我在祈求一種關於生命與苦難的最新詮釋;我在讀閱每一個躁動靈魂最終而永久的棲息地上,那蘊藏著人生密碼的象形文字,以及人與自然某種神秘的關聯…… 大漠孤煙,長河落日。總有許多孤獨的絕唱,沉埋於茫茫黃沙之下;總有無數不朽的詩篇,連同大漠那無聲跳動著的雄渾悲愴的脈搏,伴隨日月星辰,伴隨一重又一重生命的輪迴,於天地之間,那般自由無羈地響徹奔騰不息的歷史長河…… 海市蜃樓永如傳說般神秘誘人而又遙不可及。此時的騰格裡卻一如處女般恬靜安詳,溫柔得令人心醉神搖。騰格裡,我如擁抱故友般擁抱你,我像撫摸戀人那樣撫摸你,我在尋找一種最能親近你的方式,虔誠地將這一片不曾沾染塵俗的天籟,盡情地收藏懷中。 如此接近大漠,如此貼近騰格裡,我浮躁的靈魂,彷彿穿過顆顆澄美珵亮的沙粒,那般緊密而親切地融入了自然。 騰格裡,你用最後的深情,吟唱一首地老天荒的歌謠,守望那份深刻的永恆;你迷人的風韻與獨特的魅力,是否會在每一顆迷失過自己的心靈中,悄然生長成一份鬱鬱蒼蒼的懷想? 歲月無聲,騰格裡亦無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