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 9th Apr 2013 | 一般 | (4 Reads)
你是湖?是河?是池塘?都不是。 這只是上游一個泉眼汨汨流來的一灣寧靜之水。 沒有船隻沒有漁人沒有一絲喧囂,只有遠處自由自在飛來棲息的兩隻小黑鷗,時而靠近時而拉開距離,若即若離的親暱。 水面上微風拂過留下的波紋之外就是野生的小魚上躥下跳製造出無數個大大小小圓圓的漣漪。 要不,一定可以做鏡子。 不,不做鏡子。應該有微風、有黑鷗、有野鴨、有小魚,有她們在碧綠的水面上造出美美的波紋和漣漪。否則,如此純情嫻靜的一灣水可能有點寂寞。 自然之泉孕育了這灣水,水不會無情無義,在默默的滋潤周圍農人的田地,養育水邊的蘆葦、柳樹。 有姑且自由的人來到靜謐的水邊,對著水面大口的呼吸,羨慕的看著小黑鷗在水面時而潛入時而浮出。 小黑鷗之所以如此自在,因為小黑鷗只做自己不想成大雁或是白天鵝什麼的,是不是? 水邊的細葉柳已長到夠梁棟的粗,已不怎麼婀娜的身姿歪歪斜斜伸向偌大的空間,細細的新枝上柳葉已被春風剪出,不時隨風飄逸,而曾經飄逸過的枝條有的變得粗壯,有的卻已乾枯。 新枝老枝倒映在微風撫過的碧水裡,彷彿都改變了自己, 說不準是美化還是扭曲。只好隨人的心境會產生出哲理。 已經有人說,水是善良的,肯定是美化,至於他人怎麼說水是不在乎的。 我說,非水焉知水所思? 其實,水也無過柳也沒錯。水養柳,柳伴水,相依相伴,其樂融融,相互致謝呢,是是非非由人說去。 時光之水不斷,萬物之生靈無限,而能享受時光者的歲月有限。 這灣水對面岸邊的美景我望而不及,如同生活中的一些美妙的遐想總是難以如願,留下遺憾…… 這灣水上游的泉如果叫“時光”,那聚積於此的水應該叫“歲月”。 上游流出的泉水還能流回泉裡?不會。如同過去的歲月煙雲般散盡永遠找不回來。 所以,我們只有在已逝的歲月裡回味多彩,尋找美麗;在眼前的這灣水裡看出美景,釀出詩意。把命運看做這灣水,有人以為你可以滋潤土地就高興的泵流出去;有人看出景致就默默的美麗。沒人賞識就淡定於自然的懷抱裡蓄積,讓柳樹茂盛,讓鳥兒棲息。該滲漏就滲漏,該蒸發就蒸發,該消失時自然的消失,因為在江河湖泊遍佈的大地上你甚微甚微,中國地圖裡哪怕是針尖大的黑點也輪不到你。 春天裡,這灣水滿滿的,碧綠碧綠;夏天裡漸漸少去;秋天裡可能失去美麗;冬天裡也許乾涸見底。 我們的時光如同這灣水的春夏秋冬,有心者、關愛者都在相互提示:珍惜,珍惜! 如何珍惜?真是道不清,說不出。